欢迎访问长寿贺州门户网站
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教育 > >正文
六 双 花 灯
来源:县域经济网2021-06-08 11:16:28
浏览字号:
0

当地人在制作花灯

花灯,即彩灯,彩色灯笼也。在国人传统文化中,花灯一般为元宵节所用,所谓“元宵节,闹花灯”,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皆找得到此类习俗。当然,花灯用于日常婚丧嫁娶之中,甚至作为建筑装饰,也不鲜见。

粤西地区,自古就有办年例的传统,年例当日,人们大摆宴席、耍狮、舞龙、燃社火、演木偶戏、鸣铳、放鞭炮、游彩旗,用以祭祀祖先、酬谢各路神仙、庆祝丰收、祈福消灾。每年的正月十七是六双的年例日,这一天,六双花灯的巡游会要把六双闹成欢乐的海洋,各式花灯,伴以鼓乐、鞭炮、彩旗,由村人肩扛手举,排成长龙,环游村巷,热闹非凡。虽然是年例的重头戏,他们仍然把花灯巡游叫闹元宵,可见,六双花灯是有元宵节闹花灯的影子的,这是因为六双的移民多为广府人、客家人,他们受中原文化的影响,也遵从六双原住民俚人、僚人及附近壮族、瑶族的习俗,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花灯文化。六双花灯承载着中原文化、广府文化、客家文化、高凉文化及壮瑶文化的基因,是多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结晶,是粤西历史演变的活化石,是六双人乡情的寄托,弘扬这一文化,不仅具有学术价值,于乡村振兴而言,同样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六双花灯,不仅仅是元宵节的欢庆之物,它还承载着六双人对于人丁兴旺的美好期盼。

六双人家,每每生了女儿,必要在自家门楣上挂出一只白色灯笼,意思是,这次生了个女儿;生了男孩的人家,也要挂。久而久之,六双一带就形成一种习俗,只要是生了孩子的人家,必然挂灯,并且所挂之灯,必须是白花灯。挂灯,大约是因为“灯”与“丁”谐音,挂灯,添丁,寓意很明显。至于为什么必须是白花灯,就与另一个习俗有关了:送喜酒。六双人家生了孩子,给孩子的外家报喜,会用一只带嘴的茶壶,内装喜酒,壶嘴用纸花装饰。喜酒送过去,若遮盖壶嘴的纸花用的是红花,表明是个女儿;用白花呢,则是个男孩。

六双,位于广东省信宜市镇隆镇,是一个行政村,包括十一个自然村,汇集着甘、张、梁、覃、邓等姓氏,其中有六个自然村人口以甘姓为主,约占全村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据甘姓族谱记载,甘氏先祖系明朝中期从福建迁徙而来,先迁广西,继而再迁广东,落户六双。镇隆的原住民,多属俚人、僚人,他们与中原政权势不两立,终于爆发了一场历史上颇为惨烈的大驱逐。镇隆一带,一时间人稀烟薄。甘氏家族移居此地,可能缘于朝廷的移民行为,也可能源于屯兵之故。总之,甘姓这一支人在六双繁衍生息,至今已历三百多年之久,其甘氏祠堂,成为海内外十多万甘姓人的朝拜之地。六双,自然是甘姓一族的福地。遥望历史烟云,初到六双的甘姓一族,饱受战乱之苦,要想安身立命,家族男丁能征善战,成为这个家族男性的必然担当,家族男丁兴旺,无疑是有丁可战的保障。于是,花灯被这个家族赋予了生命的意义。挂灯,添丁;添丁,挂灯。甘姓人在六双一隅有了他们的习俗。张姓人因入赘甘姓,免不了受到甘姓人家的影响,也加入进来,渐渐地,其他姓氏,也参与其中,于是,挂喜灯终于成为六双地方传统,至今依然。

花灯作为喜灯,生孩子挂,年节日挂,结婚也会挂。回溯六双花灯的起源,应该是这么个过程:初到六双的甘氏人家,依照迁居前的传统,率先形成了挂喜灯的习惯。他们先是将喜灯挂在自己家里,有了祠堂之后,喜灯即与祠堂紧密结合,多维度地点亮甘氏一族在六双的新生活。以花灯为依托,拜祖先,庆新年,祈求人丁兴旺,一只只花灯,在岁月的长河里,燃起,熄灭,再燃起,再熄灭,生生不息。甘姓儿女,代代遵从祖先的习俗,把日子过得像花灯一样多彩。后来,甘姓人在六双有了分支,家族中一个叫甘安培的人组织和推动各支甘姓人举办花灯巡游活动,与年例这种地方习俗合而为一,自此,六双花灯开始了“闹”的起航。花灯的样式,参与人员的多少,在各支甘姓人中有了比较,花灯巡游不仅具备了娱乐性,更融入了地域性和竞争性,这为花灯巡游活动的传承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他们建起了花灯楼,作为花灯会活动的议事场所;选定甘氏祠堂的偏厅作为集体制灯的场地;还设立“花灯田”,收成作为花灯会的活动经费。规定每年正月初五起集体集中在甘氏祠堂制灯,参与制灯的人员按件付给报酬,从花灯会的经费中支出。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六双花灯渐渐形成以自然村为阵营的巡游模式,六支花灯队各自代表其自然村轮流主办一年一度的花灯会。从此,花灯巡游走出家族体系,成为六双地方性文化活动,历数十年而不衰,六双村也因此获得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美誉。

一种地方文化的传承,往往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但这种文化的地域性以及其所在地域民众对该种文化的自觉性显得至关重要。六双花灯具有很强的地域文化特征,这就为六双花灯的流传贴上了“六双”这个特殊的地理标签,使得它在为地方服务上,其功利性与六双地域的人们紧密相连,只要是六双人,对六双花灯就会具有特殊的情感。也因为此,六双人对其花灯的文化自觉性深入骨髓,成为六双人精神世界的乌托邦,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哪个时代,都会唤醒其内心的这种自觉性。我听说,近年的花灯会,有些离乡背井的六双人会送上一只花灯,请人参加巡游。

如果说,花灯巡游具有某种娱乐性,但不亲历其中,如何感受其乐呢?文化的感染力,原本是可以穿越时空,于内心深处就可以达成的。因此,一个六双人,虽然不能亲历其境,但送上一只花灯,等于与六双在精神层面仍然保持着深度连接,所以,他愿意花一笔钱,为自己营造一个可以寄托的文化大观园,身在“曹营”,心在六双。我相信这样的行为不是一种显摆,而是人在异乡的深情流露,是一种不容置疑的文化自觉。

分享到:
图片报道
  • 第一批国家农业可持续发展试验示... 广西卫视《百寿探秘》摄制组首次... 【砥砺奋进的五年】碧溪湖畔的童... 【砥砺奋进的五年】打造广西特色...
视频
专题推荐